快捷搜索:

的损害才会减轻

而这个罪名在刑法中是一个相对量刑较轻的罪名,一般是在五年以下,很多案件往往是适用缓刑的。所以,这次陈作家因为篡改四名同学的高考志愿,被判处7个月的实刑,应该说量刑也不算轻了。

从今年的两起篡改高考志愿案来看,招生机构反应相对滞后。起先,招生机构并没积极调查篡改志愿的问题,非要闹到网络上,经过媒体发酵成为公共事件之后,才“特事特办”。当然,教育招生机构也有苦衷,自身的技术侦查能力比较弱,很难判定事件是否属于恶意篡改行为。怎么办?无非亡羊补牢,今后由教育、公安部门形成联动,一旦有人申诉志愿被篡改,就可以按机制展开协同调查,不让事件对考生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

还有一个问题,值得关注。今年高考期间,山东曝光主物权刑罚过两起篡改同学志愿的案件,除了目前判决的这起,还有一起:青岛胶州的学生常升,被同学郭某篡改了高考志愿,导致自己差一点就与喜欢的陕西师范大学失之交臂。但是,这起案件却有完全不同的处理结果,篡改志愿者郭某最后被检察院做了“不起诉”处理。

青岛和单县的两起篡改高考志愿案,一起因为媒体报道比较及时,招生部门做了及时补救,避免了“犯罪结果的扩大”,违法者受到了较轻的处理;而另一起,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补救,造成了四个年轻人的命运轨迹被改变,从而使得篡改志愿者受到了更严重的处罚。

有媒体通过采访山东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冯俊伟做了解释:因为青岛的那起案件中,“由于社会关注和多方的共同努力,受害一方最终获得了到他所审核义务填报用人单位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志愿陕西师范大学就读的机会”,而单县这一次并没有把篡改的志愿纠正回来,从而造成了“犯罪结果的扩大”。

对于量刑轻重,有比较大的争议。这是因为篡改他人高考志愿,还是一种新型的违法行为,在法律特别是刑法上,比较难找到适合的罪名。按照罪刑法定原则,对公民定罪量刑必须有严格的刑法依据,是谓“罪刑法定”,而篡改他人高考志愿,原本在刑法上并没有直接规定;所以,这次追究刑责是追究“犯罪手段”本身,即追究侵入、破坏计算机系统信息这一行为,其适用的罪名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两相对比一下,说明在严厉处罚篡改志愿者之外,还需要招生部门有及时的补救应急措施。这是这两起篡改高考志愿案,完全过失责任制带给我们的启示。

7个月的刑期,借新还旧有人觉得轻。被告人的母亲在法庭外跪求原谅,而四位被篡改志愿的学生,觉得判得太轻,他们的的确确“被篡改”了命运,其中有人本可能被211高校新疆大学录取,结果进了烟台大学;有人想当警察,本可以进入江苏警官学院,却去读了师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